<form id="xrfb5"></form><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form id="xrfb5"><form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form></form>

              寶貴的二十五年-信與經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0-06-11
              我在一次國家大劇院聽音樂會時,無意中看到了音樂廳的吊頂浮雕,當得知那個浮雕出自寶貴先生之手時,我產生了想認識他的想法。本質上,無論我們是建筑設計也好,研究材料也罷,都是推動社會進步力量之所在。對寶貴先生深入了解后,我認為我們擁有共同的理想,并且無論是對整個時代的技術發展、理念的發展,還是文化的發展,都具有難得的共識。如果自我標榜的話,我認為我們是站在時代前列、推動時代發展的人之一。

                  我隱隱約約地感到,我們所追求的事情和寶貴先生所做的事情是一致的。別人就事論事,他則是用一種非常富有激情的方式,不只論事,還談理想、談做人、談抱負,這一點讓我印象深刻。像我們這樣的設計師,內心有種追求,但在追求的路上會遇到成功和挫折。如果是你一個人堅持做這樣的事情,有時往往會感覺很孤單,仿佛是一個人在戰斗。甚至你會產生懷疑,懷疑自己所堅持的事情是否是正確的,是否值得,而寶貴先生的言行委實給我們上了一課。雖然他已經60多歲了,但不管做什么,都有種堅韌的干勁兒。他堅信自己的做法和理想,從不懷疑和輕言放棄。他的言行告訴我:堅持做自己認為正確 的事情,不管有沒有回報。至少從個人的自我認知上來說是值得肯定的,是正確的。

                  每當我跟他討論這些的時候,是一種很好的享受。與他這樣的人合作,不但能幫助我完成你想要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能夠幫助你獲得一種自我認同,讓你對自己做的事情給予肯定,這可能是我與他合作時得到的最大收獲。他就像個指路明燈,讓我看到了一個愿意堅持走自己路的人,用一種自信和創新進取的心態面對事業和人生,讓自己高興,也讓別人高興。如果要評價一個人的人生是否成功,我所說的成功并不是用地位、金錢或者名譽來衡量,而是看他活的是否“舒服”。這所謂的“舒服”其實就是對自我認知的滿足度,我認為他的一生配得上“舒服”二字。

                  寶貴先生很健談,很喜歡講故事。我想人生無非是由幾個故事和幾個信念組成的,所以難免會重復。當你重復完成一件事或反復認識一個信念時,漸漸會發現有一種希望繼續這種重復的慣性和動力, 這就是自信、堅持。如果沒有這種錘煉出來的堅持和自信做后盾,做事畏首畏尾,朝三暮四,那將很難做成一件事。人應該處于一種不斷向前發展的狀態,畏葸不前不可取,功成名就后不思進取更加不可取。人需要不斷地冒險與嘗試,這個過程的支撐點就是對自我的肯定和信念。

                  不斷重復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人對自我建立信心、并且自我肯定的過程。當你要做一件事時,你不去肯定它,這件事你就沒法做,再容易做的事都不可能做成。但如果你有信心,再難的事情,又能怎 么樣呢?態度決定一切。當然,自信的同時還要戒自滿,做人做事不能自我膨脹。

                  以“舒服”的態度做事是衡量一個人在人與事關系上的又一個重要的標準。和寶貴交往的確有這種感覺,他不斷地重復著自己的理念,無論在私下還是公共場合。我的理解是人在一定程度上,聽東西已經不在乎聽內容了。例如聽一盤好 的音樂,無論重復多少次,都不會厭煩,而且當心境不同時,你所聽到的內容反饋給你的感受也不盡相同。

                  其實說到底,在寶貴先生身上體現了一個字:信。他表達的是一種有激情的“信”。我聽過他的講演,深有體會。我剛開始做公司的時候,跟甲方交流時特別有激情,現在反而激情不再了,相比之下我真覺得寶貴大哥演講是一個本事,他每次重復的講話不可或缺的就是激情。

                  寶貴今日是一個老戰士了,這讓我敬佩。我聽他的講座,就像聽一個老唱片,不怕重放,每次放有每次放時不同的心態和環境,每次放都讓人聽到同等的激情。

               

              張寶貴+王輝

               

                  張寶貴:我跟您認識呢,一下想不起來是怎么一個情況。哦,那次是您到我那去,那天還有上海地產蔡總他們兄弟倆是吧,他們好像跟王石搭過伴的吧,說話有好多年了。我兒子當時還在清華學建筑,知道您在建筑圈里的影響。我原來跟雕塑家打交道,轉到建筑墻板是近六七年的事。我和建筑師一聊天,脾氣、方式包括興趣都能聊到一

              起,互相有好感。我做的事不大,這么多年下來,像一條線,把一些相關的事“穿”起來了。這個過程并不順暢,也不輝煌。建筑師腦子一熱把想法給了我,讓我做研發,我知道他們心里裝下了我。

                  您說寶貴不可被超越的核心秘密是熱情和遠見,等于您用這四個字把我綁架了。

                  王輝:我在國家大劇院看音樂會時,無意中看到了音樂廳的吊頂浮雕,當時就深為感動。后來,打聽到這些浮雕出自您之手,我就產生了一種想認識您的想法。

                  張寶貴:這是一個很妙的過程,好像有人安排好了一樣,又都與大劇院有關系,看來我還是沾了大劇院的光。我每次聽您還有齊欣的發言都覺得很有味道,我喜歡聽,也愛搭腔。上次齊欣說,“ 張爺”一做報告弄得幾百人跟吸了大麻似的,以為共產主義明天就實現。

                  王輝:您的生活還是很“舒服”的,我所說的“舒服”是自我認知的滿足度。

                  張寶貴:我知道,您說的這個“舒服”是很大的一個概念。我的 PPT 中有《奪命深淵》里 的弗蘭特的一張照片,他死在深淵里了,他兒子罵他,他不解釋,他說他生來就是探險的,探險是他的上帝,看來這和信仰有關系,看到這一幕我差點流淚。不安分也許是我的“上帝”,很多事情我做了,付出很多,總受折磨,總被誤解,又不想改,哦,有一種東西撐著我。

                  王輝:信仰!

                  張寶貴:電視中看到一些藏民磕著頭前行,他們心中想什么、信什么我們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們該問自己,我們到底信什么?

                  王輝:您似乎跑題了(笑)?

                  張寶貴:讓我先跑點(笑)。舒服是什么呢?內心的東西放下了,踏實了。死亡了,就把生命放下了。破產了,就把事情放下了。成功了,或者失敗了,就把追求放下了。建筑師喜歡找我,讓我做研發,我把很多東西放下了,放下了還做不好呢,放不下非累死不可。

                  王輝:您的熱情和遠見促使您不可能被超越。

                  張寶貴:老有困難,老是付出,老不被理解,好在沒動搖,我習慣了。

                  王輝:也許,這就是您個人做事的邏輯方式。

                  張寶貴:不這樣反而會不習慣了,我在理解建筑、理解建筑師的需要,然后就沒完沒了地干。經常只有投入沒有產出,經常欠工人工資,一欠就是幾個月。市場很復雜,好歹熬過來了。有些事情,不是錢的問題,我和建筑師都不想失去。也許熱鬧、風光不一定全是真相,背后的東西也許是真的。

                  王輝:您追求的恰恰是“背后的東西”。人生無非是由幾個故事和幾個信念組成的,其中難免會重復。但是,當你重復完成一件事或反復認識一個信念時, 漸漸會發現有種希望繼續這種重復的慣性和動力,這就是自信與堅持。如果沒有這種錘煉出來的堅持和自信做后盾,很難將一件事做成。

                  張寶貴:我做了,但是沒明白,您一說,這下明白了(笑)。

                  王輝:以“舒服 ”的態度做事是衡量一個人在人與事關系上的又一個重要的標準。

                  張寶貴:這些年來順其自然,很多話不是想好了去說,就像水積多了,就流出來了,不知道流成什么樣子。您這么一梳理,讓我有了認識,像“阿彌陀佛”念經一樣,多少年來,我念的是我的經。

                  王輝: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本經,但未見得念的人都一定“信”。

                  張寶貴:現實很折騰,折騰來折騰去,心中的東西少了。其實,不管說什么,哪怕是五字真言,哪怕是一百句廢話,是不是真的“信”,這很重要,每個人都一樣,需要被提醒。有了“信”以后,許多話不得不重復,這不是表演。

                  王輝:您所說的“阿彌陀佛”所表達的這個“信”字,是一種有激情的“信”。我剛開始做公司的時候,跟甲方交流時特別有激情。 現在反而激情不再了。相比之下我真覺得您把激情轉化成了熱情,因此能夠一以貫之,這點很讓我敬佩。

                  張寶貴:那是因為和你們接觸中被喚出來的(笑),雖然我不是你們這個圈子里的,但是大家一坐下來,就放松了,好多不自信、不自在都走了。激情也好,渴望也好,就都開始了。

                  王輝:每次聽您說,都是同等的熱情,甚至更多的熱情。

                  張寶貴:不是噪音就好(笑)。老天爺的一種恩寵就是讓我們呼吸、說話。一呼一吸是 常態也是奧秘,不要去琢磨,一琢磨就假了。每個人都一樣,都有那種東西。我愛說話,大家都知道我話多,一開大會就有人提醒我“請注意控制時間”。我小孩結婚,自己家人擺了幾桌,請了幾十個朋友。我作為家長上臺發言,我說我跟兒子是父子關系,有緣組成一個家,我很留戀過去的日子

                  王輝:您又開始開例會了(笑)。

                  張寶貴:其實那個時候,我眼淚汪汪,不知為什么,我經常會自己興奮,也把別人惹興奮了。

                  王輝:因為“信”。

                  張寶貴:也許因為我“信”,日久天長成了我的“經”。有人說我是一個小老板,當老板的就應該唯利是圖。我想老板可以唯利是圖,老板也可以不唯利是圖,起碼不要什么時候都唯利是圖,還把這掛在嘴上,烙在心上。我給清華學建筑的研究生講課,有些孩子哭了,說童話回來了。原來這種年齡的孩子和我們小時候一樣需要童話,童話不屬于現實,不能當錢花,大家需要它,不然七仙女再也不下凡了,

              因為董勇不在人間了。

                  王輝:萬物同理,建筑設計也是這個理。

                  張寶貴:很多外在的東西就像陽光,照進來心中暖和。建筑肯定不僅僅為了居住,不僅僅為了標榜,不僅僅為了傳承,有另外的東西需要它。也會有非科學的成分存在,太絕對的東西反而會迷惑。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一個人與一種材料的精神結構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張寶貴和他的設計方言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www.jggrou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2021年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