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rfb5"></form><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form id="xrfb5"><form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form></form>

              寶貴的二十五年-紅旗下的革命基因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0-06-11
              寶貴的兒子不但不小了,而且開始老成,可寶貴卻依然年輕。他身上的朝氣猶如沼氣,一點就著。那火勢之旺,足以將幾百個聽眾鬧得都跟吸了大麻似的,確信共產主義最遲明天,沒準兒今兒個下午就 能實現。而真正能燃爆寶貴的導火索是未知數。他屬于探險家,聽到不靠譜的事就抓耳撓腮,非得證明這事非但靠譜,而且板上釘釘。憑著這股激情和亢奮,憑借他對未知無盡而執著的探求,寶貴不辱使命,成為建筑師們的寶貝和貴人。

                  寶貴是一個時代的產物。他這個年齡段的人,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在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耀下,帶著革命的基因茁壯成長。“文革”期間,他們響應偉大領袖的號召,上山下鄉,走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這步一旦邁出,寶貴就踏上了不歸之路。“文革”后,他并未隨廣大知識青年卷鋪蓋回城,但也沒拒絕鄧小平總設計師“先富裕起來”的召喚,同時高舉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的偉大旗幟,活學活用,把農村的土地化為生產資料,把農村的鄉親化作生產力,成功地嫁接了“文革”前后的兩個時代,喊出了自己的、冒著綠煙的聲音。

                  寶貴的另一項“轉基因工程”,是把他的雕塑專長推向市場。作為藝術家,他不僅擁有豪情壯志和浪漫情懷,還承襲了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傳統,沿著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講話所指引的道路,讓文藝為工農兵服務,走大眾、街頭藝術的康莊大道。這種去精英化、板報式的藝術,與曲高和寡的資產階級沙龍或博物館藝術針鋒相對,贏得了黨和人民的信任與擁護。由此,寶貴兄雄糾糾、氣昂昂地跨進了市場。在險惡的市場環境中,寶貴逐漸練就成兼藝術家、企業家、活動家、哲學家、演說家、慈善家于一體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雜家。

                  他的作品令人著迷,他的個性也同樣如此。寶貴很像他弄的混凝土,看上去堅固,其實具有極高的可塑性。給什么模子,他都毫不含糊地往里鉆。等模子一撤,他就成了竹子、貝殼或石頭。但他又不甘當石頭。于是,靈魂會時不常地從石頭縫里鉆出,不經意地告訴大家這叫“ 老莊孫子”。他的這種適應能力是在毛澤東、鄧小平等幾代領導的關懷下磨練出來的。

               

              張寶貴+齊欣

               

                  張寶貴:我出生于1950年,經歷了特殊的年代,心中留下了很好的東西,怎么看待那個時代,現在眾說紛紜。我們也會有一些反思或者質疑,但是有一種東西沒有改變,就是對老百姓的依戀。我常拿混凝土開玩笑,“混”是混合的混,“凝”是凝固的凝,“土”是土地的土,現在房地產商用土地升值,古往今來,帝王之間打仗爭的也是土??墒峭袝r候,說起某個建筑某個人,大家會 用“土”表示俗、表示低級。大家喜歡土地帶來的財物,可又怕被稱為土,這就是一種矛盾。我在農村45年,和農民在一起,離不開土,土里土氣,成了徹底的村兒里人,那我就站在村兒里說事兒吧。有時候老百姓

              出一身汗,挺味兒,但沒有這個味道就沒有混凝土,混凝土大廈起

              來了,那些干活的人不該被忘記。25年過去了,我們為一些有名堂的工程增磚添瓦,和建筑師在一起有了一些話語權,在建筑師的論壇上隨便講話,講老百姓的話。

                  齊欣:您的作品有很多種類,很有創意。

                  張寶貴:都是工人弄的。他們大部分來自農村,現在的許多習慣還是農民的,農民的優點他們有,農民的缺點他們也有。但是有一點,只要我在外面答應了建筑師的項目,把信息拿回去,他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開始干,他們很有經驗了,有的在這行做了二十年,很多技術問題到他們手上根本不算問題,質量工期他們心中有數,不惜力氣,干不完就加班,這可能就是大家說的執行力吧。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和

              他們是一個團隊,一個敢想,一個奮力去實現。雖然他們都有缺點,

              但是我可以接受,我接受了一個活生生的現實。不久前褚平說,這種材料是活的。我想有缺點的東西是活的,沒缺點的、很完美的也許就是死的。就像芭比娃娃,非常美,幾乎沒有瑕疵,放了一百年還是那個樣子。農村的孩子出來光著屁股身上有泥,爹媽來不及給他洗澡,過了二十年是條漢子。

                  欣:1998 年做國家會計學院的時候,我就想跟您合作。但當時您做的東西太寫意,我要的東西又太工業化,有點像李玉和和鳩山,屬于“兩股道上跑的車,走的不是一條路”。后來這些年,寶貴逐漸變得有點工業化了,我又有點“寶貴”化了。因此,做項目時會經常

              想到寶貴,原因便在于他的高強可塑性和無產階級的大無畏精神。在當下的中國,想不寶貴都難。因為只有寶貴不畏艱險,愿為開發新產品做出全身心的投入,勇往直前。

                  張寶貴:一晃二十幾年過去了,堅持下去或許真的是一件寶貴的事情,生活無意中留下一些故事,有一天人不在了,一種東西能夠延續下去,知足了。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構建再造石語匯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一個人與一種材料的精神結構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www.jggrou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2021年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