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rfb5"></form><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form id="xrfb5"><form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form></form>

              寶貴的二十五年-構建再造石語匯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0-06-11
              從古羅馬人開始用火山灰制造混凝土構筑大跨度的建筑開始,人造石材就進入了建筑這部由石頭記載的史書中。

                  隨著人類的文明進步,“人造”這個概念越來越代表著人類征服自然的能力。許久以來,在諸多建筑作品中,似乎建筑師們對人造石材的使用都過于小心翼翼,其原因是因為人造材料本身所形成的外觀特質不能像天然材料那樣具有令人贊嘆的表現力,所以建筑師對設計中人造石材的運用似乎都持保留態度。然而,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材料制造工藝的突飛猛進,人造材料在建筑界中顯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新勢態。其加工制造手段、物理特性的優化、質感及表現力的提升,幾乎都能與天然石材相媲美,又因其可以按照人的意愿隨意加工制作,其規格、強度、耐久度都較天然石材有很大程度的改善。特別是人造材料中可以添加必要的輔助成分,以增強其耐久性、抗腐蝕性、抗衰老性,并增加其綠色環保的性能,這已逐漸成為建筑師的新寵。

                  近些年來,我國許多重要的建筑中都有人造石材的運用,如國家大劇院音樂廳的聲反射吊頂、國家科技館的外墻掛板等,這給了建筑師們良好的參照和極大的信心,讓建筑師們重新審視人造石材這樣一個當代科學技術的產物。事實上,人造石材并非僅僅在于其加工制造技術中科技水平的高超,還在于在此當代技術中融入了人們對藝術的再創造,如人造石材掛板中的肌理、質感、色彩等藝術表達,有些甚至于超越了天然石材。應該說,它就像繪畫一樣,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是藝術與技術的結晶。

                  當然,人造石材尚處于發展中,由于人造石材的工業化制作過程使得人造石材總是缺乏那么一點天然石材的靈動,但它的發展潛力是巨大的。作為建筑師,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它會給我們的設計帶來更多的驚喜。

                  為什么這么多建筑師對寶貴石藝的產品如此青睞?或許不僅是產品而是一種狀態,我覺得有一個人來研究它,并且將它推廣出去,由此還結交了這么多的朋友。這是一個事業,而非簡單的一個加工廠,也不是一個簡單的產品。寶貴先生有目標、有研究、有創意、有熱情,把它變成一個實實在在的建筑的一種構建、一個語匯,能夠表達成一種深層次的文化,所以才有這么多建筑師愿意做這件事。

                  我想,寶貴先生之所以一再堅持做成做好這件事,源于他對材料的一種敏感度,這種感覺也恰好是建筑師想要的。這種敏感度是建筑師對材料本身的、內在的一種理解和情感??v觀歷史上優秀的建筑大 師,他們對于材料已然不是講究的問題,而是考究,對材料運用的考究。

                  寶貴先生雖然不是建筑師,但他對于材料精益求精的態度令很多建筑師佩服。我喜歡和他交流,愛聽他說話,他能說到問題的點子上,能說到很多建筑師感同身受的一些東西。寶貴先生很務實,懂得用產品和實力說話。北建工的項目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它的建成促使更多的人通過對材料的使用,對其產生更為感性的了解和認識,這對身為建筑系的學生們而也是很好的“活教科書”。

                  我記得一次去寶貴石藝,寶貴先生走在外邊,指著兩塊板對我說:“這兩塊板不同,區別在哪?”他指著其中一塊說這是肥皂水洗過的,這塊有石材的質感,那塊依舊是水泥。當時我感觸比較深,一般的材料商根本不會在意這些細小的環節。有時建筑師提出材料有色差,材料商會為此爭辯半天,找各種原因敷衍搪塞,但他不會這樣,他永遠以研究和制作出完美的產品為重。

               

              張寶貴+莊惟敏

               

                  張寶貴:我們最早的合作是奧運會的柔道跆拳道館的室內裝飾。

                  莊惟敏:柔道跆拳道館實際上還是很費神的一個項目。

                  張寶貴:對于我來說,像走路,是一步一步過來的。

                  莊惟敏:當時知道您用人造石材做外墻已經駕輕就熟了,雄壯有力,但是做室內卻不知道效果怎樣,有點忐忑。柔道跆拳道館是為學校興建的奧運場館項目,預算有限,1平方米僅有5000元,這個價格在場館建設中是非常低的。柔道跆拳道館內設有一個貴賓接待廳,雖然有限價的制約,但為了突出奧運場館的檔次和品位以及鋼鐵學院的涵義(現為北京科技大學),我希望采用凹凸起伏、層次感極強的銅質墻面作為場館內飾。

                  張寶貴:這給了我們一次機會,我們很珍惜。

                  莊惟敏:我們也試著找了好幾家銅藝廠家,感覺都不是很理想。 后來和您合作,做完后我發現室內的感覺還不錯,沒有讓我們失望。我想根本原因就在于,您能吃透建筑師的想法,對材料的使用有著精準的把握。

                  張寶貴:我一直做雕塑,用水泥做出石材質感或者鍍銅,這個過程中熟悉了一些材料的特性。

                  莊惟敏:奧運會柔道館面積雖然不大,但畢竟是第一次將這種材料放在奧運會的工程上。為了達到預期的目的,我們一起做研究。

                  張寶貴:用水泥做墻板,其中有一些簡單的紋樣,還鍍銅,這是第一次,細說起來還有許多可以提高的地方。

                  莊惟敏:其實我們最早是通過春梅接觸的。

                  張寶貴:大概是20世紀90年代初吧,我在清華建筑學院資料室辦展覽,春梅負責接待我們,很多老師很忙,也會抽空和我們聊天。徐衛國很熱心,帶我認識吳良鏞、田學哲,還有汪國瑜、王乃壯等很多教授,他們喜歡問我事情,問什么的都有。汪國瑜老先生告訴我,他小孩兒也是插隊的,大家一開始就沒把我當外人,我是這樣過來的,

              我用混凝土做的雕塑土里土氣,想不到教授們都喜歡。

                  莊惟敏:那是九幾年?

                  張寶貴:1994年吧,清華校慶,4月最后一個周末,安排我搞展覽,搞座談,后來又搞了幾次。

                  莊惟敏:是的。

                  張寶貴:1996年我在美術館辦展的時候,清華很多老師,三十幾位吧,我一下記不全名字,《世界建筑》馮金良等陪同,開一個大轎車,到現場看我的展覽。他們問這問那,還花錢買小雕塑,我不明白當時為什么會收錢,現在到處送雕塑,都幾萬件了,這故事講起來有意思。

                  莊惟敏:北建工的項目是我們新近合作的一個,這個項目其實是一個架構問題。清華做的兩棟樓采用灰面磚,因為北建工整體的色彩調子是灰色的。所以,這個項目宏觀上是以灰色系為主。

                  張寶貴:看得出來您動了腦筋。

                  莊惟敏:我將重點放在這兩棟樓的報告廳上,選用了暖色系中的紅色做報告廳的主色彩。紅色的混凝土盒子和一個玻璃盒子在色彩和材質上相互交錯、互為映襯。

                  張寶貴:報告廳成了一個重要的設計節點。

                  莊惟敏:對,這個報告廳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將室外和室內的臨界感模糊甚至弱化。

                  張寶貴:我們盡力去體會您的整體設計意圖,盡量使材料語言到位,一種紅色的豎線條的板,水泥加紅色石渣,脫模后人工去鑿,斑斑駁駁的。

                  莊惟敏:這就使得玻璃盒子做完后整體的感覺非常統一。做該報告廳時各方始終處于一種緊張的狀態,一是時間緊張,二是資金緊張。當時正值開學時期,時間緊迫,校方曾一度要求放棄做報告廳。我聽了很焦急,因為在這座樓宇之中,最主要的亮點就是紅色報告廳,它對這棟建筑來說是個很重要的構成,無論如何也不能輕易割舍。我就

              給校長發去了很多信息,向校長陳述自己的設計理念和道理。終于,

              校長聽取了我的想法,但同時資金的問題又像攔路虎一般出現在我們面前。當時甲方提出的費用已經基本上到了材料商不能做、做了就會血本無歸的地步。我當時堅持這件事必須要做,即便有再大困難我們也要做。您前期投入那么大,研究成果就擺在這里,我們怎么可以半途而廢呢。最后我決定將這個項目當作一個科研,由清華建院投入資金,再加上您那邊的投入,才將其進行下去。

                  張寶貴:對。

                  莊惟敏:我說必須要有必要的投入,我覺得這樣才能把事情往上推進,至少我們把這件事做成了,這很關鍵。

                  張寶貴:北建工這個項目,前期因為各種原因,弄來弄去就沒時間了,費用最后壓得非常低。只要做就賠,而且還不是象征性的賠。我當時不想做,后來您親自打電話,希望我們做,而且相信我們能做好,同時設計院經過研究拿出一定費用補貼。

                  莊惟敏:您特別客氣(笑)。

                  張寶貴:不是客氣,設計院給廠家推薦項目應用新產品,還拿經費,這從來沒有過。本來我拒絕了,您打電話告訴我,希望我們幫助您把北建工這件事做成做好。我們收到您的“補貼款”時,心里說不出來什么滋味兒。我們是體制外的,就項目而言,我們沒什么關系。您這樣做,表達了一種清華的方式,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被感染了。

                  莊惟敏:其中還有插曲。

                  張寶貴:對,室內室外紅色的板安完了,學校要馬上使用了,我抽空去看了一次,看到室內板與板之間的縫打了膠,而且是黑膠,很不舒服。我問我們的人為什么?他們說您都看了,沒提什么意見。我說,人家能說什么啊,以為咱們有本事才放心嘛。室內的板縫怎么還打膠呢,打了膠很難看。我要求他們馬上改,把膠剃掉,他們說太難了,要花不少錢。您相信我們,我們不能敷衍,更何況把事情做到位,

              本來就該這樣。不認真做還叫寶貴???將來建筑師開會,我還敢上臺吹牛???看來經常開會好啊,自己把自己綁架了(笑)。

                  莊惟敏:靜思園那道墻既有石頭的質感又比石頭更富韻味,石頭做不出那種震撼感,因為再造石游離在自然和人工之間,這種力度一般的材料無法達到。電力科技館這個項目,我們想把凹凸的石頭、鏤空的石頭以及不規則的石頭拼接成整面墻,所以當時我問過您,因為之前您給崔愷做的那個博物館有一個青銅式的效果。

                  張寶貴:青銅效果?哦,是邯鄲趙王城,四個面,鍍完銅后迅速老化,像鐵。本來地方領導告訴我,說基礎像個臺子,是米黃石頭的、淺色的,希望那個四面體也做成淺顏色,統一起來多好啊。我說既然請了崔愷,就該相信他,他是這方面的行家,一定有設計上的考慮。我猜想把那個器物做成深色的是為了突出它的存在,可能出于某種需要。后來崔愷告訴我,他的本意如此,這跟邯鄲的冶鐵歷史有關系,這個造型的準確稱謂是“趙王鼎”。

                  莊惟敏:這個和當初我考慮用鍍銅的想法很像??拼螅?nbsp;北京科技大學)前身叫鋼鐵學院,鋼鐵學院跟金屬有關,但并非泛指鋼鐵。所以我們在一開始設計柔道跆拳道館的時候,發現整個表皮很整,它沒有體量上的變化,也沒有奇特的能夠吸引眼球的形體。因此我希望在內部材料上能夠做些文章,通過材質表面的肌理讓它出彩。關于最重要的貴賓接待廳,我希望突顯出它的檔次和品位。但是通過何種方式

              彰顯檔次和品位呢,我想一種是用石材,還有一種就是金屬,而且這種金屬我傾向用銅,還要有凹凸感。別人沒法做,最后我找到您,終于做出了那種整面墻凸凹變化的感覺,墻體把門和電梯都融合在里面,所以它看上去是很完整的一個面。

                  張寶貴:接這個項目自己既有“底”又沒“底”,所謂有底呢,是整個邊緣技術都在進步,又不是做原子彈,頂多是把小板做大板。我們1989年為中國歷史博物館做鍍銅浮雕,請專家把關,使得項目進行得很順利。我邀請了一批專家幫我們出主意,比如材料專家曹永

              康,結構專家朱松超,工藝專家陳寶錚等。他們這三位都是70多歲的老人,有豐富的經驗。沒底呢,是因為這次的板很純粹,沒有太多裝飾。有裝飾紋樣和粗獷肌理的好做,有點小毛病也會被遮掩或忽略了。

                  莊惟敏:是不是現在重要的建筑里頭,國家級的、世界級的都有您的?

                  張寶貴:不是??偭亢苌?,還在摸索,整個行業也在發展。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被人最終是最高境界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紅旗下的革命基因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www.jggrou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2021年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