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rfb5"></form><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em id="xrfb5"><span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span></em>

              <form id="xrfb5"><form id="xrfb5"><track id="xrfb5"></track></form></form>

              寶貴的二十五年-積淀歲月的痕跡

              作者:超級管理員 文章來源:寶貴石藝 更新時間:2020-06-11
              混凝土可以算是土的一種,我之所以選擇這種材料的原因是想要體現一種積淀的美。在材料的使用過程中,我為什么要強調水平應用呢,因為土的沉積一定是水平的、一層一層的,一定是符合重力規律的,這是尤其重要的。

                  我與寶貴共通的地方就是不太喜歡特別光鮮的材料。我們喜歡有質感的材料,喜歡歲月的痕跡,就像人的臉一樣。如果一個年齡很大的人,臉卻光潔地像嬰兒一樣,我并不認為這是一種美。建筑作為一個外在的存在物,一定會有風吹雨淋日曬等諸多因素。如果由于材料本身太嬌貴,經受不住這些而最終損壞,那便是材料的問題。但如果這個材料本身足夠堅強,那么歲月痕跡在它上面增添的卻是一種滄桑之美,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要去看古遺址、古建筑的原因。我們在新建筑身上很難得到這種感悟。

              我最初看到大唐西市遺址的時候,就萌發了找到一個跟它的氣質相匹配的材料的想法,但是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我又不希望它是真正的“土”,它要體現當今的科技水平。由于要求很高,任何在建材市場隨手拎來的材料都難以達到我的標準。黃土高原的粉塵很細,在一個粉塵很多的城市,當土一層層落上去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能夠把淤積的土吸收的東西。這就像畫素描的兩種方法,一種人特別喜歡用 H鉛筆來畫,畫半天都淡淡的,你要在半米以內的距離才能分辨出他畫的明暗關系;另外一種人是,他的第一筆先用最重的炭筆畫最暗的那條明暗分界線,這樣一開始看上去非常不協調,但是這筆上去以后,他后面的工作就是讓這筆變得協調,最后出來的畫面就會顯得特別有 力量。因此,對于這個墻面材料,我要求必須先拿刀在混凝土表面使勁剁一下,讓它不再光潔,當這刀剁下去以后,剁口就形成了一個斜面,一個直面。斜面能承受光、承受塵土、承受雨,而直面形成了一個在陽光下深深的暗影,并打在下面的斜面上。這道最粗最重的暗影 能把所有的污漬都吃掉,同時讓這些污漬變成這幅畫面里面的一個細節,沉淀歲月的痕跡。

              對于一個建筑師來說,要根據建筑所處的當地氣候條件,善于發現和表現地域之美。因此在我來看,對西安而言,“土”色就是最好、最高級的。西安的兵馬俑、城墻、大雁塔、小雁塔都是土色的。大唐西市博物館坐落在歷史特定土遺址之上,內外都用土色也沒什么不好。

              在今天,能夠把工業時代的效率與手工業時代的效果和工藝結合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是國家應該大力提倡的事情。

               

              張寶貴+劉克成

               

                  張寶貴:記得四五年前,您在北京做了一個66號院的項目。

                  劉克成:對,是南池子66號院。當時去朋友的西山莊園玩,他們順道帶我去了您的廠子。令我意外的是您的混凝土雕塑藝術館,那里不像一個混凝土預制廠,而像是一個藝術作坊。您也不是材料商,而是一位藝術家。您對藝術有良好的直覺和敏銳度,并且有豐富的工程經驗及材料知識,善于幫助建筑師和藝術家實現他們的夢想。

                  張寶貴:吃飯的時候,您提到為大唐西市博物館尋找一種材料,但在市場上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東西。

                  劉克成:是這樣,我把想法畫了出來,隨手用餐巾紙畫了張草圖,您小心地把這張餐巾 紙收起來,說明白我的意思,愿為我一試。其實我當時并沒有報太大希望,只是認為您很適合做朋友,與您相處很愉快。后來大概一個月之后,您給我打來了電話,說已經根據我的想法試制了一個樣品,問我能不能過來看一下。我說沒有時間去,所以就叫您給我發來照片,并在電話里提了一些意見。又過了一個月,您

              再讓我去看樣品。到北京后,我才發現,您已經對這個材料做了很多嘗試,材料已經接近我的想法,只是顯得有點呆板機械,我希望材料表面更自然一些。您說再琢磨琢磨,又過了一段時間,您說成了,讓我再去看樣,這次是我拉著甲方一起去的。您突破的方法讓我極為欣 賞,齒條混凝土成型后,通過人工剁鑿,最后形成有序中的無序效果,宛若天成,表面肌理達到了我希望的效果。

                  張寶貴:建筑墻板安完后,我請您寫了一段話。您說您走過數以千計的博物館,還不曾見到一個全部由混凝土完成的雕塑博物館,這么說雖然有點夸張,但是讓人很舒服。大唐西市這個墻板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大明宮的墻板跟大唐西市也有關系,張錦秋大師非常喜歡大唐西市(博物館)的墻板。

                  劉克成:是這樣。

                  張寶貴:您講到的大唐西市的樣板前前后后有過3次反復,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記得最后一次,這個材料的整體感覺基本上達到了您的要求,只是顏色淡了一些。面對新的樣板,您要來一桶水,抬手澆到那塊做好的材料上,告訴我這就是您想要的顏色。當您往樣板上潑水的時候,我知道您在找一種東西,許多可能性存在于偶然之中。通常建筑師對顏色的要求會用語言去表述,或者用色卡去指點,大多比較抽象。墻板被您這么用水一潑,顏色重了,潑水前后有比較了,

              我才明白潑水的原因。記得您還把板橫過來豎過去,來回擺放體會光影的變化,找您的感覺,當然這種感覺只有您知道。別人設計墻板的齒條都是垂直的、比較規范的,而您讓把齒條做成斜面,光面打磨,毛面剔鑿。您要求有規律又沒有規律,挺折騰人的,我估計您當時一下子也拿不準(笑)。

                  劉克成:是的,我確實是在找一種感覺。

                  張寶貴:一萬多平方米層層疊疊的黃色的墻板正如您所講,像古長安余暉下行進中的駝隊一樣。所有墻板的齒條都是剔鑿出來的, 好像可以聽到金戈鐵馬的聲音。這樣的過程是一種勞動,一種手工制作。大師們在講文化,而我以為沒有手工就沒有文化,古往今來莫不如此。

              您講的反復是指新東西的出現得有一個錘煉的過程。大唐西市的板不是一蹴而就的,反反復復做了3個多月的試驗。在這期間建筑師在尋找自己的東西,當然不是一個人在尋找,是一個團隊、一個廣義的團隊,就像抗日戰爭,有八路軍也有其他隊伍,大家一起打鬼子(笑)。

                  劉克成:這個過程是很有挑戰性的,您之前曾經配合很多藝術家做過很多東西。但做這么特殊的建筑外墻可能是第一次,挑戰性之大可以想象的到,這對您也是一個轉折點。我認為混凝土也可以算是土的一種,要體現一種積淀的美。我們這個年齡的人,當年都喜歡看的一部小說《牛虻》,認為男人臉上有刀疤,有歲月的滄桑感才更有魅力,白面小生并不符合我的審美趣味。所以從內心來講,我希望西市博物館呈現這樣一種狀態。

                  張寶貴:您的作品很有意思?,F在做墻板大部分都是齒條狀,有豎向的、有橫向的,更多是出于一種裝飾需要。而您講的齒條層層疊疊橫著用的時候,聯想到了黃土地的形成,一種厚實和時間的感覺。

                  劉克成:它有一種力量。

                  張寶貴:這個板不光是在室外用,在室內也用了。很多建筑師看完大唐西市(博物館) 后很欣賞。特別是粗放的墻板用在室內,這并不多見。我在一些學術會上大膽地談一個觀點,為什么西安出了一個大唐西市、一個大明宮,不但面積大,而且都選用這么土氣的板?我說不管北京、上海、天津或者別的城市,室內的板都是細膩的、是石材的。也許是受開發商的影響,通過材料來體現奢華,體現現代,其實還是骨子里窮怕了,骨子里不自信,在很多場所缺少文化的張揚,

              更多的是財富的味道。西安人不是說看到誰做了,去模仿,是按自

              己的想法干,然后推廣開來。一些建筑中流露出一種骨子里的東西,

              粗獷、原始、信心。您對土、時間、力量的表現給人很大的沖擊。

                  劉克成:其實一開始我就打算在建筑內外用一樣的材料,但甲方下不了決心。對我來說,這只是材料語言和形式邏輯的連貫性問題。我不止一次在建筑作品中室內室外使用一種材料。在西市博物館中,甲方開始認為寶貴的材料不夠高級,并且擔心土色太多。我不這么看。多年前一位朋友拍了三卷錄像帶,第一卷拍的是北京的三環街景,天很藍,建筑很艷,顏色濃烈,充滿戲劇感。第二卷拍的是上海的內環高架街景,雜亂,曖昧而充滿活力。第三卷拍的是西安環城墻街景,

              土色的天,土色的墻,連人好像都是在土里打了個滾。三部片子用三部電視機同時播放,西安的畫面呈現出一種古典油畫般的凝重,好像時間、空間全部被凝固住了,令人震撼。片子是在上海播放的,不只是我,還有我身邊的朋友,全被西安的土色所打動。這讓我自己有所反思,從小學習美術的時候,老師給了我們一個錯誤的概念,美的畫面必須有藍天白云。出去寫生天不藍的時候,老師要我們憑想象把天 畫成藍的,天陰的時候,讓我們想象陽光燦爛。他好像在有意識或無 意識加強一個概念,就是只有藍天白云才是美,別的都不是美。這三卷錄像帶讓我轉換了思維,美是多樣的,晴天有晴天的美,陰天有陰天的美,整體土色也是一種美。

                  張寶貴:面對大明宮丹鳳門的夯土墻,面對大唐西市博物館的 墻,開個玩笑?。哼h看是土,近看也是土,用手一摳,摳不動,原來是混凝土(笑)。

                  劉克成:對。其實您剛開始時也有些不理解,別人用的材料顏色做得都很漂亮、很時尚,擔心“土”色會不會太灰了。我的回答是: 我就要土色,我負責。

                  張寶貴:這段故事回憶起來很有意思,也有不少曲折。應該是 2007年7月中旬。按照合同,最后一批貨45天后才能完工。大唐西市甲方突然通知我們,省領導要到大唐西市(博物館)去視察,不管還有多長時間,8月1號之前要完工,太急了,幾乎不可能完成。我們很糾結,可對甲方說完不成,我們張不開口。沒辦法,在中層干部會上,我跟主管生產的副總說如果能提前交貨,相關人員的工資、獎金、加班費翻番;要是不能按期交貨,你就辭職。我從來沒跟員工用過這種強制的手段,那天有點不講理了。工人天天加班干到早上兩三

              點,第二天8點還要來,產品提前制作完了。這批板本來人工費是15萬,最后變成30萬。坦率說大唐西市墻板報價不高,所以好多人都批評我亂來。我是有點過分,對不起工人,但是畢竟完成了任務。當時能下決心,還是基于我們的專利,可以無限增加模具展開工作面,可以迅速成型,又能搞人海戰術。這種事情今后不要再發生了,我也不想這么干,被逼無奈啊。

                  劉克成:我給您提點建議,我認為您不要僅僅把自己當成一個材料商,其實您是一個雕刻建筑的工藝大師。雖然建筑是建筑師設計的,但是建筑的表面材料還是缺乏您這樣的人繼續精雕細琢??刹豢梢悦撾x傳統建材工業的路線,就像現在的服裝行業一樣,走高級定制的道路,為有特殊需求的業主服務,為他們量身定制。其實,我認為大唐西市博物館項目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是這種形式了。但能不能把這種方

              式變成在體制內成型的東西,把產品分類提供,有上貨架公開銷售的,有當作藝術品專賣的,還有專門定制的。上貨架的產品可能要便宜些,可以被大面積使用,當然具有很強的市場競爭力。但是從另一方面說, 有時可能就是需要一個很特別的材料,甲方要不計代價地做這件事,那么您能不能做出來才是關鍵。如果能把工業與手工業、大眾化與定制化都結合起來,并達到一個平衡,那企業一定會前途無量。另外我認為,要想把道路走寬就必須拋開原有的路線。我曾與一位朋友用樹木做過一種材料。那種樹木也是一種新興材料,是由木屑與合成材料重新擠壓形成的一個可循環的材料,但我反對他把它叫做塑木,把它作為仿制木的一種材料。而當一個東西被當作另外一個東西的仿制品之時,就是次一等的,只有材料本身的美感才是最好的。所以我反對把混凝土板叫仿石,因為它既不是仿石也不是仿土,就是混凝土板,有它特殊的質感和美感。對您的材料來說,我認為是材料的特性決定了設計的走向。您并沒有把混凝土的所有可能性都找完,而且您現在有一種慣性,就是把條紋叫成粗條紋、細條紋,這就有點單一化。目前你的產品系列都是在條紋中間去找靈感,而實際上需要從混凝土的可能性上去探討會更多。

                  張寶貴:做墻板是可以討生計的一件事,這是本質的東西。如果不能生存一切都不存在了。這個生存不光是我和我的家人,包括我的員工,還有行業影響,日子一直過得緊張,好歹活下來了。跟建筑師打交道,更多的不是因為理論,也沒什么太清晰的目標,匆匆忙忙,經歷了很多事情,開了竅,一些小本事派上了用場,人和人找到了搭接的方式,形成一個場。

              • 上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探索可能的商業圖景
              • 下一條資訊:寶貴的二十五年-被人最終是最高境界

              版權所有© 寶貴石藝有限公司 京ICP備05025209號-2     

                京公網安備 11011402010641號
                 

              Copyrights @ 2014 www.www.jggrou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南七路3號
              電 話:010-89711543
              郵 箱:baoguishiyi@126.com

              關注公眾微信

              2021年福彩快三